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军徽博客

祝福战友们“八·一”建军节开心快乐!感谢您的支持!

 
 
 

日志

 
 

女官员通奸与“腐败的性别”  

2014-11-28 15:21:55|  分类: 新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秀萍

  张秀萍 49岁,山西山阴县人,哲学博士学位。历任山西省纪委、监委监察综合室主任;山西省纪委常委。2013年4月起任晋中市委副书记,2014年11月26日被双开。据人民网

杨晓波

  杨晓波 43岁,山西阳城人,研究生学历。历任高平市委常委,市政府党组书记、代市长。2011年6月起任高平市委副书记,市长。2014年11月26日被双开。据新华网

  昨天,中纪委一日之内通报了4名山西立案调查结果。其中两名女官员的通报用词首次采用了“与他人通奸”字样。 该两名女官员分别是山西高平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杨晓波;晋中市委原副书记张秀萍。另外两名官员是山西阳泉市原市委常委、纪委书记王民,山西晋城市泽州县原县委书记秦建孝。四人均被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高平市连续三任市长被“双开”

  中纪委昨日通报称,杨晓波在担任高平市市委副书记、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财物,且数额巨大,情节严重;收受礼品;与他人通奸。现杨晓波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

  值得注意的是,加上同日被通报“双开”的晋城市泽州县原县委书记秦建孝(曾任高平市市长),七月份被“双开”的山西监察厅原副厅长谢克敏,山西高平市已经连续三任市长均被“双开”。

  另一被宣布“双开”的女官员是晋中市委原副书记张秀萍。中纪委昨日通报称,张秀萍在担任山西省纪委副秘书长、监察综合室主任、常委,晋中市委副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财物,且数额巨大,情节严重;收受礼金;与他人通奸。现张秀萍被移送司法机关。

  点出“通奸”表明党纪严于国法

  “与他人通奸”这一用词,今年之前官方极少采用,仅2012年落马的无锡市原市长毛小平等极少数官员,官方通报行文采用了这一表述。但今年以来,“与他人通奸”多次出现在中纪委的违纪官员通报中,如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原副总经理戴春宁、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国家信访局原副局长许杰等近十名官员。

  值得关注的是,“与他人通奸”今年以来虽然多次出现在中纪委的官方通报中,但涉及的都是男性官员。对女性违纪官员采用“与他人通奸”表述,杨晓波、张秀萍还是“首次”。

  为何今年多次采用“与他人通奸”表述?对此,中纪委官网曾刊文作出解读,现行法律没有对“与他人通奸”的行为作出规范,但党内规定有惩戒措施。因此,违纪官员通报直接点出“与他人通奸”,表明党纪严于国法。

  【人物1】

  张秀萍曾协调处理“白培中案”

  生于1965年的张秀萍,现年49岁,其仕途与两任山西纪委书记即原山西纪委书记金银焕(2008年因车祸死亡)、金道铭多有交集。

  金银焕任山西省纪委书记期间,她曾任金银焕的秘书;金道铭走上山西省纪委书记岗位后,她与其共事了近7年。

  金道铭被调查后两个月,她也被太原某机关带走。在被立案调查7个多月后,昨日,中纪委官网通报了张秀萍的调查结果:“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

  与两任山西纪委书记多有交集

  张秀萍被曝系今年4月16日午饭后,在太原某机关被带走。此时,距离金道铭被调查恰好两月。 生于1965年的张秀萍,现年49岁,其仕途与两任山西纪委书记即原山西纪委书记金银焕(2008年因车祸死亡)、金道铭多有交集。

  张秀萍是土生土长的山西人,仕途早期一直在朔州市,在朔州市委组织部工作多年,还曾任朔州市委办公室副主任。

  2000年1月,金银焕从朔州市委书记岗位调任山西省纪委书记,张秀萍一个月后也调入了山西省纪委,担任山西省纪委、监委副秘书长(副处级),同年底就升为正处级。其后一直担任金银焕的秘书。

  2006年8月,金银焕卸任山西省纪委书记,接任者就是金道铭。

  金道铭走上山西省纪委书记岗位两月后,张秀萍再获提拔,于2006年10月进入山西省纪委领导班子,成为山西省纪委常委。

  自此,张秀萍一直担任山西省纪委常委,跟金道铭共事了近7年。直到2013年4月调到晋中。 今年4月被调查时,张秀萍仍是山西省纪委委员。

  曾协调处理白培中“千万被盗案”

  担任山西省纪委书记两年后,金道铭于2008年7月推出了“山西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斗争”,时任山西省纪委常委的张秀萍系这场专项斗争的主要领导之一。

  金道铭落马后,该场“反腐败斗争”过程中多起违纪违法案件被曝光,其中就涉及张秀萍。

  张秀萍与山西煤焦领域牵连颇深。其丈夫曾是山西焦煤集团汾西矿业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张秀萍今年4月被调查后,其丈夫原来的职务被免,同时被提名为汾西矿业董事、工会主席。

  张秀萍的弟弟则给焦煤集团下属汾西矿业双柳矿供应固定剂。张秀萍还被曝参与处理过“山西煤焦领域反腐败”中的一起案件,涉及一笔千万元量级的“案件摆平款”。

  此外,2011年,山西焦煤领域还曾发生一起引起全国关注的事件,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白培中被盗案。白培中妻子报案称失窃300万元,但媒体曝出实际被盗金额达5000万元。次年一审判决认定,被盗金额1078万元。

  一审判决后,有关白培中被盗金额的争议并未停止。《财经》等媒体报道称,时任山西省纪委书记的金道铭曾指示其他官员压缩白家被劫案的涉案金额,如“白培中夫妇都是国企高管,合法收入较高,可承认1000多万元现金”。 张秀萍就是按照金道铭“指示”,协调处理白培中被盗案的官员之一。

【人物2】

  杨晓波被曝与市委书记不和

  2012年2月17日,山西高平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杨晓波曾在党风廉政建设干部大会上表示,“要做清官,不要做昏官;做廉官,不要做贪官;做善始善终的官,不做中途落马之官”。

  遗憾的是,杨晓波的上述承诺无一兑现。中纪委官网昨天发布的调查结果表明,其担任高平市市委副书记、市长期间,不仅有贪腐问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财物,且数额巨大,情节严重”;而且,“与他人通奸”。

  20年间从科员成长为地市级领导

  杨晓波是名“70后”,生于1971年11月,山西本地人。39周岁时,走上高平市市委副书记、市长岗位,成为一名地市级女官员。主政地方后,官方发布的履历引发质疑。 官方发布的履历显示,杨晓波的仕途起点是晋城矿务局人事处科员,在晋城矿务局工作了6年,升至科长;之后调到晋城市委组织部,又工作了6年,曾任市直干部科副科长、正科级组织员等职;随后调到团委,当了3年晋城团市委副书记;然后当了5年晋城市城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这之后,杨晓波起任高平市市委副书记、市长。

  上述履历发布后,不少网友提出质疑,认为档案造假。如有网友发帖称,“1971年11月出生、1991年参加工作,研究生学历。按照这个奇葩简历推算,杨市长2岁上小学,14岁上大学,20岁硕士毕业”。

  杨晓波的档案是否造假?对此山西官方未作回应。但其在20年间,从人事处科员成长为地市级领导,“火箭提拔”确属事实。而且,在中国官场,选拔主政地方的领导,“基层工作经历”一直是干部选拔的标准之一。而杨晓波主政地方之前,一直在组织部、共青团机关、宣传部工作,并没有任何基层工作经历。

  谢克敏被查一个月后,杨晓波亦遭调查

  杨晓波担任高平市长的前两年,也就是2011年6年至2013年8月,一直跟谢克敏搭班子。其后,谢克敏调任山西省监察厅副厅长,今年3月被调查。其后一个月,杨晓波也被调查。

  据当地媒体报道,谢克敏、杨晓波的关系势同水火,工作中屡有抵牾。因此,杨晓波落马后,坊间猜测或与谢克敏有关,谢克敏被调查后揭发出杨晓波的问题。

  但也有媒体报道称,杨晓波丈夫是晋煤集团一个下属公司的负责人,该公司本来以建筑为主营业务,杨晓波主政高平后,在高平涉足了煤炭业务。杨晓波落马应与类似贪腐行为有关。

  杨晓波主政高平期间,煤炭产业的黄金发展期已经结束,煤炭形势一路下行。杨晓波一直试图依靠房地产业,作出政绩。其上任后的“一号工程”就是碧桂园城市综合体项目,为了该项目,杨晓波还曾带队到广东碧桂园集团考察洽谈,商定由广东碧桂园集团投资26亿元,在高平打造一个包括商业、景观、住宅等多种业态的综合体。

  今年4月杨晓波被调查后,这个“一号工程”也随之停工。当地人对此关注的并不多。《中国经济周刊》等媒体报道称,“杨晓波被调查后,其高平往事中‘与多名上下级长期保持情人关系’成了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主政期间的功过似乎已很少有人提及”。(记者 王姝)

女官员通奸与“腐败的性别”
2014-11-28 01:56:00 来源: 华商报(西安)

近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一口气通报了4名山西官员被“双开”的消息。在山西“官场大地震”的背景下,这一消息持续引发舆论关注。其中有媒体注意到,此次被通报的两名女官员均存在“与他人通奸”行为,分别为山西高平市原市长杨晓波、山西晋中市委原副书记张秀萍。值得一提的是,

这是中纪委在对违纪女官员通报中首次采用“与他人通奸”字样。

所谓通奸,指的是已婚人士自愿与配偶以外的异性发生性关系的行为。按专家的分析,通奸,一般情况下并不触犯刑法,只是在党纪中有着对于通奸的惩戒规定。当越来越多的官员甚至是女性官员的通奸行为,出现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的通报中,这无疑在表明:对于官员群体的整体治理力度正在加强。即使官员不违背法规,但只要有触犯党纪的行为,也必须纳入治理的范畴,而不是像过去那样轻拿轻放—女官员通奸也被通报,正是对此的昭示。

实事求是,单就“女官员通奸”而言,一则简单的处分通报,仍然留下了不少的疑问。譬如,两名女性官员到底是与何人通奸?如果通奸对象也为公职人员,那么也应被点名,而不是被省略。同样的道理,发生在女性官员和其他男性间的不正常关系,就只是道德范畴内的通奸吗?它中间有无所谓的性贿赂甚至是利益输送情形的存在,这些都需要进行清晰地还原和厘清。但无论如何,当“女性官员也通奸”,它验证的还是那个耳熟能详的结论:腐败并无性别上的特定免疫力。


 

不必否认,作为一种事实,于社会空间里,有着种种关于腐败的先入为主式的认知。例如“59岁现象”—认定即将退休者往往更容易腐败,以图踏上权力的末班车;例如“县委书记易堕落论”—现实生活中对于县委书记的监督多是虚置的,这让县委书记成为违法违纪的高发群体。但这些结论都一次次被现实证伪,在腐败现象面前,并不存在特定的“现象”与“人群”。缘由何在?不过是因为,一旦权力不受制约,都会表现出无限滥用的趋势,“直到它碰到障碍为止”。

不必对“女性官员也通奸”太过莫名惊诧。如果将“通奸”当做一种官员道德的败坏,甚至涉及腐败的情形,这至少说明,在权力的异化过程中,是不存在性别差异的。那么,对此的纠偏与治理,或许仍然需要回到那个原点上来:限制官员的权力,让党纪和法规的力量清晰可感,并让这成为一种常态。如此说辞也许仍显空泛,但就是这样:只有让权力处于某种受制约的状态,即便是一名女性官员,她也不会轻易突破心中的道德律,进而将自身推向不可预知的腐败境地。 (来源:华商报)


 

 

  评论这张
 
阅读(14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