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军徽博客

祝福战友们“八·一”建军节开心快乐!感谢您的支持!

 
 
 

日志

 
 

“千城一面”的中国城市  

2013-03-21 11:54:00|  分类: 教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城一面”的中国城市 - 中国军徽 40级 - 中国军徽博客
 

 香港的林小姐到杭州出差,逗留了4天,回港后,她大发感慨,都说杭州是人间天堂,山水秀丽,没有想到,与香港没多大区别。

初听,这好像是在表扬、赞美杭州,实则,林小姐是对杭州大失所望。林小姐对杭州的不满意,并不是因为杭州不美,而是杭州城的建筑和城市风格,与其他城市确实没有多大差异。一个人远行去游历,最希望看到的风景是新奇的、不熟悉的。试想,来到遥远的地方,眼前仍然是熟悉的风景,当然会感到索然无味了。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年,杭州的发展速度很快,城市面貌有了明显的变化。可走在街头,崭新的城市已不再是我们印象中的那个千年古都、江南名城了……

目前,城市风格的趋同化已经越来越严重。假如,让一个人突然置身于这些城市的繁华街区,他是否能分辨出这是哪座城市?

城市急于求新的另一恶果是造成千城一面。许多地方特色、历史特色、民族特色被城市建设者弃之如敝屣,而代之以雷同的草坪、广场,雕塑。恶俗与空虚齐飞,江南共江北一色。这是人类文明的倒退,是对城市的最大戕害。城市的出路在于时时不忘差异度和维护个性,在城市文化、市民习俗、消费取向、产业聚集等方面创造独特的城市品牌。

“千城一面”的中国城市 - 中国军徽 40级 - 中国军徽博客

“千城一面”的中国城市

有着几千年历史的中国,已到了一种空前高速发展阶段,特别是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各城市间的竞争也日益激烈,其竞争焦点表现在各个方面,但许多后崛起的城市盲目照搬发达城市的模样,大有克隆城市的劲头,然而,遗憾的是一些城市不懂得城市运营规律,只学皮毛,模仿外表,结果是不仅步了别人后尘,还丢失了本土文化。难怪许多外国观光者走遍许多地区后,没有记住城市名子,因为大都太相像了。

走在中国许多城市的繁华街道上,确实会让人产生一种同样的错觉:不知此时身在何处。中国大部分城市的高层建筑、道路似乎都是“孪生姐妹”,没有各自的城市个性,区别不过是看谁的大饼摊得更大一些罢了。

国内城市中,处处设置栅栏的街道、徒劳攀登的过街天桥、遍地开花的开发区、刺眼眩目的玻璃幕墙、凶神恶煞的石狮子以及劣质城市雕塑,不一而足,让人眼乱闹心。“克隆”使一座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失去了文化个性,文化的趋同性渐渐尘封了文化的多样性。我国在竭力争取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的同时,我们的城市却深陷计划经济时代的泥潭——全国一个样。

个性缺失是当前城市规划建设中的最大弊端,亟须引起高度重视。只有突出了个性和特色,我们的世界、我们的城市才会生机勃勃,丰富多彩。城市建设中当然需要借鉴先进的、带有规律性的东西,但这并不等于盲目模仿,依葫芦画瓢。简单模仿只能导致城市建设的雷同、刻板、僵化,无异于走进城市建设的“死胡同”。

“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已是人类的共识。我们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多年的文明史,这是令世界各国所向往的,而56个民族又各有特色,这是十分宝贵的。首先建设城市应在自己本土民族文化的基础上去挖掘和创新,保留其独有的特色,发展经济也要量力而行,结合自己的优势去发挥。其实谈到城市的克隆与模仿,这本身是一种滞后的观念,事实上各城市的历史渊源不同,政府经济基础不同,是不能一味去效仿的。比如,上海的发展之快令人眩晕,这是由于上海的政治资源、国际人缘和特殊的地位所决定的,其诸多优势来源于深刻的历史背景,别的城市能看到的,却是不可能学到的。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上海就被划为经济特区,享受到了许多城市难以获得的项目、资金和财政税收投资政策,聪明的上海人也从未错过任何一次发展自己的机遇,埔东的开发更是让上海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到上海投资的国内外大企业越来越多,企业总部和地区数量不断增多,上海“经济首都”的地位已经形成。但我们也应该看到,上海也有自身的“城市病”,比如,商务成本高,软件发展跟不上硬件,外来企业多而本土品牌少,传媒也不及北京、广州等,显然对不住这座光环四射的魅力城市。

再比如天津,前几年都说天津发展慢了,但天津人没有去模仿别人,而是默默地在搞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用了10年的时间打基础,厚积薄发。仿佛一夜间成为一艘势不可挡空前发展的巨轮。所以,城市外表不必克隆。

“南方北方一个样,大城小城一个样,城里城外一个样”。当我们的城市决策者们在为城市面貌的日新月异而自鸣得意之时,有见地的专家学者们则对城市建设与发展中的“特色危机”问题表现出极度的忧心。目睹城市中不可多得的颇具地方特色的古建筑被粗暴地蚕食、侵占、摧毁,而代之以一座座拔地而起、着装一致的高楼大厦时,他们扼腕叹息,并大声疾呼:必须尽早刹住这股破坏性建设之风,还我们的城市以特色,使“千城一面”的现象早日消失,否则将遗患深远。

的确,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不知从何时起,大大小小的城市在我们眼前变得“摩登”起来:一样的马赛克、一样的玻璃幕墙、一样的立交桥、一样的大广场、一样的流行包装……漫步于这些如同“克隆”出来的城市中,“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独感,早已成为一种久违的感觉。

两院院士吴良镛先生指出,个性缺失是当前城市规划建设中的最大弊端,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只有突出了个性和特色,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文化、我们的生活才会生机勃勃、丰富多彩。画家齐白石也曾对自己的学生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城市建设莫不如此。先进的、带有规律性的东西,可以借鉴,但这决不等于一味地简单模仿,否则只能导致城市建设的雷同、刻板与僵化,无异于走进城市建设的死胡同。

个性缺失 何谈魅力

为什么我国会出现这么多缺少个性和特色的城市呢?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副理事长朱铁臻教授总结出三方面原因。

一是城市之间盲目攀比。首先是比“个高”,高层建筑成风。你建40层,我建50层、80层,甚至攀建世界第一高楼。有的中小城市也要建几十层的高楼。其实,以高楼来表现生产水平、科技水平和社会进步,是工业社会的特征,现代人应追求人与自然和谐的生活与居住环境。

再就是比“体宽”,城市规模不断扩大。有些城市提出“做大做强”,于是就在扩大规模上做文章,以为规模上去了,效益就上去了。朱铁臻说,世界城市发展的经验告诉我们,城市规模并不是越大越好,“做大做强”应在增强经济实力和竞争力上下功夫。

二是忽略城市文化。城市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城市特色是城市文化的标志。我国许多城市很重视文化建设和保护,但也有一些城市只重视物质环境改善,而忽视文化内涵,大兴土木,大拆大建,外表看起来高楼拔地而起,实际上缺少文化底蕴,造成“千城一面”,毫无特色和文化品位可言。

现代城市以文化论输赢,城市文化是城市全面发展的推动力。目前,国际上衡量一个国家和一个城市的发展水平,除了用GDP这个常用指标外,还提倡用HDR这一人文发展指数作为衡量标准。它包括人均寿命、人均教育和人均收入,也就是把生态质量、文化质量和生活质量作为发展的重要参数。由此可见,文化在城市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三是以新为好、以洋为美。现在一谈城市建设的成绩,就是所谓“面目一新”,不加区别地以为“新”就是好。这其实是“政绩”和“形象”的心理在作怪,以政绩工程和形象工程邀功,达到某种目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城市的一些历史街区和古建筑,难免会出现退化,看起来很旧、很土,可它的历史文化价值却在不断上升,有的很可能是无价之宝,拆掉了、毁掉了,就再也无法恢复。现在有的城市一方面无情地毁掉古的、真的、有价值的东西,另一方面却又加大投资搞仿古的、假的、没有文化底蕴的“古董”。朱铁臻呼吁,应在全社会树立一种观念:开发是政绩,保护也是政绩。把一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好,把一座历史性建筑保护好,功德无量,造福千秋。

朱铁臻认为,当今城市盲目崇洋也是值得注意的一个问题。有些城市不顾环境、条件的限制,在古老城区和居民特色浓郁的地段,摆上几幢极度不协调的所谓欧式建筑,不仅没有为城市添彩,反而破坏了原有的特色和整体协调。对于外来文化、西方建筑,我们不应一概加以拒绝,但要有条件地吸收,要结合我国的实际,结合民族文化,不断加以创新发展,而不能简单地模仿抄袭,处处以西式建筑为榜样,看不起自己的“老脸”。

挖掘特色 留住精彩

一座城市是一个自然生长的有机体,其魅力在于特色,没有特色的城市也就不可能有品牌效应。印象之中,昔日许多城市的建筑都有适合当地自然条件、生活习惯的地域特色,体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风格与韵味,也饱含着一个城市独有的个性与魅力。那么,在保持城市高速发展的前提下,如何从城市特色经营出发,把能够体现城市特色的资源进行集聚、整合和利用,以独特的魅力在全球城市竞争的舞台上一领风骚,已成为摆在城市决策者案头的一项重要课题。

专家认为,城市特色是历史的构成、生活的反映、文化的积淀、

民族的凝结,是在一定时间、地点条件下,典型事物最集中、最典型的表现,具有一定的地域差别。不加区别地抄袭和模仿决然不能形成城市的特色,恰恰相反,它只能使之丧失。因此,我们必须熟知城市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并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地发掘、分析城市各个方面的特点,以此作为构思城市在典型环境中典型性格的基础。在城市建设过程中城市特色的体现,不仅需要政府的决策,还需要规划师、建筑师、工程师、园艺师和艺术家的智慧,以及全体市民的共同努力,真正做到“人民城市人民建”。

首先要制订富有特色和个性的城市规划。城市规划是一门大学问,讲究的是务实和保持个性。务实,意味着城市应当考虑客观条件和现实发展的需要,“因风吹火,照纹劈柴”。保持个性,就是要留住城市特有的“基因”,如地域环境、文化特色、建筑风格等。从某种意义上说,“千城一面”的出现,正是因为一些城市在建筑方面贪大求新、盲目克隆、照搬照抄,失去了自己的个性。

维护好历史传承,留住城市的“命脉”,是保持城市特色的关键所在。城市的内在支撑点在于其特殊的环境,离开历史和文化,城市个性则无从谈起。而保护含有特殊文化遗产的古迹,无形中就留住了城市个性赖以存在的载体。浙江绍兴,这座历史文化名城之所以“古而不衰”,在于遵循了一种新的保护理念——保护就是发展,保护才能发展。这一理念把绍兴众多的文物古迹和水乡风貌编织起来,小桥流水,江南人家,让千年古城个性张扬,魅力尽显。

城市特色既然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因而了解一个城市已有的真正特色,并不断去丰富、创造这一特色,对于城市建设来说无疑是十分重要的。往大处讲,这是一个城市和谐、持续、健康发展的关键所在;从小处说,这对于保留一座城市的个性与魅力,有着一种特殊的意义。这就要求我们在制订城市发展规划时,要冷静、谨慎,更要留有余地,为子孙后代守住历史的家园,留住生命的色彩。

“千城一面”的中国城市 - 中国军徽 40级 - 中国军徽博客
 

城市建设为何“千城一面”

湖北省孝昌县小河镇老街是一条真正“明清一条街”,如今已破败不堪,而各地建设中的仿古街道却越来越多,该保护古老街道还是仿造和重建?当地政府应该好好思考一下。

中国到底有多少条新建的“明清一条街”?有经常出差的朋友说,如今许多城市甚至城镇的入口处,都有个圆形大转盘,转盘中间往往还有个造型雕塑。千篇一律的转盘加雕塑的入城标识,使人根本认不出进入的是哪个城市。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非洋不取、千城一面、高大全”,这是全国政协委员、建筑学大师潘祖尧对中国城市建筑提出的批评。潘祖尧是资深建筑师,1973年在香港成立潘祖尧建筑师事务所,1981年担任亚洲建筑师学会理事长,后来又担任世界华人建筑师协会第一任会长。

在潘祖尧看来,北京的新建筑和城市设计虽然引人注目,但未必合情合理。他认为,北京的几座标志性建筑中只有水立方“还可以”,因为这个建筑所处的位置原先就是一片空地,而且是为了奥运主题而建,附近也没有传统建筑,比较契合周围的环境。但他评价央视新大楼“好像一个外来的怪物”,他认为,作为独立建筑是不错的,但跟周围环境联系起来,就显得突兀了。

在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潘祖尧发言时指出,,近30年来,我国城市建设取得了史无前例的大发展,但其中的痼疾非但没有得到根治,反而又有新的发展。潘祖尧认为,部分政府“规划规划,墙上挂挂”、无视专家意见“搞一言堂”,从而犯了不少常识性错误。“超高层建筑防火问题未得到切实解决,就遍地林立。”

潘祖尧还说,我国城市在“赶跑”过程中,还存在不断破坏近现代建筑,却又不断复制假古董、千城一面、在建筑形式上过于崇洋等问题。发言最后,潘祖尧建议有关部门尽快集中相关专家学者,总结我国几十年来城市规划、建设的经验教训,尽快制止重复过去的疏漏和错误,争取在一年内提出科研报告,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全国政协委员、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城市规划系主任唐子来认为,其实城市趋同在很多国家都有,只是中国特别突出。中国传统城市都有各自的特色,是几百上千年形成的。“过去十几年经历了大发展的过程,但没有对历史文化与风貌进行关注,所以造成了‘千城一面’。”

“这个跟体制有关系。”唐子来说,因为从我们整个的决策机制看,一些领导要怎么样的发展就要怎么样。还有一些项目,地方政府掌握了很大的资源,然后在资源配置当中决策又过于集中,没有广泛听取市民、专家和专业人员的意见。此外,在发展要快、单一唯GDP的考核机制下,领导们容易进入误区,“有些干部心目中的现代化就是新房子,可能认为有历史文化都是旧的,需要换掉。”唐子来认为,应该从老百姓满意度、民生工程来综合考核干部。

潘祖尧指出,内地城市建设中存在9大隐忧:

1、城市规划不合理

“规划规划,墙上挂挂”、无视专家意见“搞一言堂”等问题目前并未得到根治。

2、首都效应

就是北京干什么,外地也跟着干什么。现在,各地许多标志性建筑都存在后续利用困难等问题。

3、千城一面

到内地城市去看看,感觉每个城市都差不多。雷同的规划,雷同的建筑,雷同的景观,甚至连楼盘名称也雷同。

4、高大全思想横行

各地竞相攀比高、大、全――你高我比你还高,你大我比你还大,这难道不是大跃进思维模式的翻版?

5、建筑师无话语权

建筑师往往只能起到参谋、陪衬的作用,政府投资的建筑,大都是谁官大谁说了算。

6、非洋莫取

近年来,我们对外国人的建筑方案奉若神明,总认为洋和尚会念经,瞧不起中国建筑师。

7、复制假古董

为了建新楼,拆掉百年天文台。相反,各地却热衷于造假古董,甚至有人想复制老北京的“八大胡同”。

8、建筑质量问题

“楼脆脆”、“楼歪歪”都暴露了在建设过程中缺乏严格的监管,或者在设计上有欠缺,或者存在腐败问题。

9、建大量献礼工程

许多地方政府为了面子,为了政绩,违背科学,不少建筑缺乏充分论证和准备,匆匆上马,刚剪完彩又花大钱改造。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建筑是生活方式的外化,在工业时代,各地的生活方式在媒体、通讯和便捷交通方式的作用下逐渐趋同,“三里不同风,五里不同俗”的景象消失殆尽,在这种情况下,新建筑风格趋同,千城一面难以避免。丑陋也好、粗俗也好,反应的是人们当前的生活和思想状态。建筑学家们、对生活有追求的人们对这种建筑风格不满意,这个可以理解。但如果为了追求“特色”而追求“特色”,恐怕反而会弄出更多怪异、空洞、不知所云的建筑来。毕竟,我们有差异的生活的基础已经消失了,不如接受现实,把更多的功夫花在如何求“美”上,而不是如何求“异”上吧。――西铭

政府投资的建筑,攀比高、大、全,这是病根!与此同时,建筑师得不到应有的待遇,导致中国的绝大多数建筑,都是照搬国外方案、既有方案,或是在此基础上稍作修改,还美其名曰“设计”。――陈耀

需要多听听民众的声音。在现代化的发展过程中,外面的东西我们可以借鉴,历史的东西我们可以参考,但不能片面,既需要现代特色,时代性,也需要中国特色,地方性,民族特色,在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中推陈出新,协调发展。务实好,少点攀比好。――栗彦卿

中国经济跑得太快没来得及调整所致!――高晋阳

城市规划不合理都也是老问题了。城市的千篇一律更像是当年的“浮夸风”,一刮一大片,各地争先恐后都怕赶不上趟儿。再者,每次修什么楼之类的里面的油水可不是一般的少,各种利益让城市都成了少数字某些人手里的“玩具”了。那些传统的城市历史文化都得一边让给“利益”留路子,这也就是那么多“舶来”式街道的缘由吧。――杨文

很沮丧的说,一个发展中国家,竟然这么有钱,为了体面的建筑不惜重金。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都已经无从解释了吧。当一个人的外形多么的高贵,可是谈吐举止依旧是判定一个人的素质高低。一座城市的建筑再怎么宏伟,也抵不过城里的人们祥和安逸!――何林

“一窝蜂”是中国式发展的固有模式,大家丝毫不考虑条件是不适合,只要别人做好了,我们就要学习、照搬。看看有多少地方要建国际大都市吧,上马这么多形象工程,花掉那么多钱,最后又会落下多少烂尾楼?千篇一律的建设最后吃苦的还是老百姓,而官员们则早已功成名就,只要能够升迁,他们怎么会过问老百姓的疾苦呢?――李特

缺少创意,或是一味求新,搞怪,又或是攀比各种“第一”已经成为了现在大多数城市建筑的通病。在千篇一律的城市风格下,城市的文化、韵味全部被抹去,又或是被视而不见。――贝拉

目前的现状是许多人都走入了发展的误区,发展被格式化了,从生活水平的提高神奇的变成了所谓的“政绩”――旧城改造、新区建设,而这些原本没有问题的思路却千疮百孔,为什么?因为这些是虚话,实际上就是比楼高,比楼宽。城市发展的畸形,“千城一面”需要深思与整改。――李斐

“千城一面”并不是说中国的设计师有多么的缺乏创意,而是中国的城市规划设计出现了什么问题。现在考察城市发展的水平最主要的就是看路有多宽,楼有多高,要想改变“千城一面”的现状,首要改变的就是现有的考核机制。――程鹏丽

我不知道在西方,学界、社会名流是否能够参与到政府的规划之中,我感觉中国目前是没有的。政府包办一切,一言堂的做法体现在城市规划之中,无疑就让城市变得单调、刻板、政治化。我觉得城建部门很多做法,比如都爱在街心搞个大雕塑,都爱对古建筑进行翻新,都爱把优质资源投入闹市中心这些心态,证明了这些人都是在”伪规划“。说到规划,必定是承前启后的,必定是体现灵魂的;而我们的城建工作,都是千篇一律、热闹一时、顾头不顾尾。所以,只有学者和社会名流(民意的引导者和代言人)参与到其中,才能避免再出现现在的尴尬。――马超

主要就是缺少群众参与,不能集思广益,领导干部没有建筑审美水平,更多的是借鉴其他城市普通的建筑风格,导致千城一面。也是城市规划没有找到良好的定位,走什么路线,定什么风格,都没有好好理清思路,导致风格各异,参差不齐。――许砂

广州已经有一个600米高的电视塔“小蛮腰”,如今白鹅潭上要建一座600米高的钻石楼。看到要建高楼的新闻我实在是为广州发愁,这个两千多年的古城已经完全被一群不懂文化的“专家”搞得尽失特色。拥有众多名人故居的恩宁路面临拆迁的危险,尽管广州市民强烈反对拆恩宁路,这条广州最长的骑楼街。中国这几十年来不断破坏几千年来老祖宗留下的文化,亏我们还说自己是文化古国,我们的人把自己所拥有的文化一步一步抛弃,全国城市都要“深圳化”,不要历史古迹只要高楼大厦。不管人民呼喊声音多响,决策者的耳朵都听不见的。――高欣婷

潘大师总结得很好,可惜没用――这就是“千城一面”的根本原因。真正决定建筑命运和城市面貌的不是他们,甚至为了某些原因他们还不能“投反对票”。这要怪谁呢?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提了不是一次两次了。――小迷

城市建设的同质性,让人感到疲倦。比如说新到一座城市,那里的朋友会带你到最繁华的街道,看宏伟高大的建筑,体验这座城市发展是多么的迅猛,多么的有国际范儿,他给你讲这座楼出自那个著名设计师之手,花了多少多少银两,动用了多少的钢筋混凝,看它是何其高……其实,作为一座城市的过客,我们更感兴趣的是那些老屋旧舍里蕴藏着的故事。而世代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他们更关心的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每天呼吸的空气和见到的绿色。有谁会整天昂着头看身边雄伟的高楼呢?所以,鄙人现在不愿去那些号称“国际化的都市”,倒常去真正由人们自己建设的小村镇。――西山月

文化沙漠,单一化,片面化,政府这个国家资源的协调中心仅靠几个核心领导拍拍脑袋,追逐政绩,不求民众幸福和地方科学发展,只求数量,不求质量和文化品位,就容易带来这样的恶果。千城一面的源头在于领导们“千脑一面”的发展思路,已经明显僵化和单一的道路,反反复复走,缺乏个性和创新,最终还是白忙活一场,浪费了资源,浪费了民力和财富,也失去了发展的良好机遇。发展是一个综合问题,城市化要根据地方特点,综合考察人口、地理、资源、气候、交通等等禀赋,形成区别化和多元化发展,只有特色和科学,才是城市化的最好发展路径。――刘鹏飞

中国是有着五千年悠久历史文化的国家,我们的每一个城市发展到今天我相信都有其自身特色。中国政府有钱也不必来为我们的城市帮倒忙,自然就好。究其根由,还是因为喜欢炫耀跟风的臭毛病改不了,总觉得别人的就是好的,面子比什么都重要。拿着纳税人的钱还是多多的用之于民,关注实实在在的民生吧。――汪兰

第一,不是每个城市都有独特的历史文化,所以大多数城市只能按照设计师眼里“传统”意义上的“城市”标准来建造。第二,城市的设计者们接受的教育大多千篇一律,在这样一个固定模式的框架内出来的也一定是千篇一律的城市。第三,中国素来缺少创新思维和创新的想法,屡见不鲜的“模仿”和山寨怎能让城市建设不千城一面呢?――胡倩

大凡和文化挂上钩的,都是需要长期进行规划建设的,往往要花费许多届领导的精力心血,犹如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样的建设需要一个人长期的心血规划或者几届人同心同德,但果真如此,就会变成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对自己的政绩没什么好处,而且现在人员调动频繁,在职时间根本不够做成一件像样的事,人人都想往上升,出政绩,争风头,难免“多快省”地进行建设;就建设单位来说,也要追求经济效益,大家都是商人,赔本的买卖怎么会做,何况还有前狼后虎的竞争,你慢一点,以后就拿不到项目,做不出品牌,于是往往只求速度,大差不差地拿出成品,个个都是标准的现代化成果。只可惜人人只看到自己的眼前利益,心浮气躁如置身水火,哪还看得到家国大业千秋万代啊。――杨弼麟

所以这些事不是不能做不想做,而是两相权宜下没有人去做。――杨弼麟

以前流行一句话叫“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其实就是以文化为名敛财的意思。这么多年戏唱下来,文化没了,GDP上去了,然后就大兴土木,造就了“千城一面”的局面。把你从飞机上扔到任何一个县城,你都感觉回到了故乡。因为都一样,到处是兰州拉面和杭州小笼包、鸡蛋灌饼、步行街、佐丹奴、麦当劳。中国已经成了用乐高积木搭起来的模块化城市,生活在其中的人也都没有了特色,你的人生、我的人生,都是一模一样的人生。你的城市、我的城市,都是没有区别的城市。这难道就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王俊岭

设计师设计城市的细节,决定最终规划不是设计师是领导。城市的发展往往是渗透了领导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往往是经不起推敲的。――刘小许

“物质”的根源在于“思想”,对可以思考的动物而言!对上的软弱无力,对下的豪言壮语,才是造成精神的脱钩。这就像一个四肢不全的畸形儿,却托着一个硕大的脑袋一样,中国什么时候才能不再“软足”啊!――李晓燕 

我们需要怎样的城市建筑?

近日,辽宁省抚顺市沈抚新城标志性景观建筑“生命之环”在网上赚足了谈资。用钢量超过3000吨,政府投资过亿,设计方强调审美,公众却不买账。

更早些日子,苏州在建的“东方之门”,被网友称为“低腰秋裤”;杭州奥体博览城体育馆与游泳馆项目俯瞰图,被一些网友称作为“比基尼大楼”。

在城市、建筑、生活这个关联的命题里,城市需要什么样的建筑?已经不止一次被叩问过,鸟巢、国家大剧院、央视大楼新址也都曾被推上过舆论的浪尖。一面是迅速发展的城市,一面是大众审美情趣的变化,因而在寻找定义中国文化名片的行程中,这个问题值得思考。

好建筑,坏建筑

用好和坏去定义一个建筑并不容易。

中国建筑界的泰斗梁思成先生对建筑有个很简单的表达,人类盖的房子,为了解决他们生活上“住”的问题。

对实用性的基本诉求,在中国古代建筑中有一条脉络,比如斗拱,从汉代到明清,虽然装饰作用越来越强,但结构作用一直并未废弃。基于木材的材性,其顺纹方向的抗劈裂强度远小于横截面方向的抗压强度,斗拱的使用正是对这一特性的扬长避短,另外,斗拱的使用使屋檐的挑出大大增加,使得雨水不易淋湿檐柱,防止它受潮腐蚀变形。

隔海的台湾,位于忠孝东路的台北“国父纪念馆”,时隔40年之后仍被认为是台湾现代建筑史上最杰出的公共建筑之一。设计者王大闳曾在英国剑桥大学和美国哈佛大学的建筑系求学,其导师——现代主义建筑学派的倡导人之一的瓦尔特·格罗皮乌斯,积极倡导建筑设计与工艺的统一,艺术与技术的结合,讲究功能、技术和经济效益,而王大闳也继承了这一传统,在“国父纪念馆”的设计中极尽人性化,将艺术与实用性进行了有机结合,使之成为标志性的公共建筑。

公共建筑诉求

对于建筑,英国建筑师理查德·罗杰斯觉得就像音乐一样,也拥有自己的语言,比如光、纹理、节奏、秩序、环境……

作为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的设计者,罗杰斯的创意最初也备受争议,曾被调侃为“市中心的炼油厂”,而今,他却赢得了人们的喜爱,它钢铁的架构成为现代工业文明的诠释。人们不仅可以在这里观看艺术展览,并可以享受由这座建筑和周边的空间构建出来的社区生活。

对一件建筑的态度,随着时间的变化,公众可能会变,但对于建筑与城市生活的关系,似乎更趋向一个期许:让生活更美好。

而中国的大城市,缺少设计人性化、管理到位的大型公共空间、公共建筑,一直为外界所诟病,“建筑并非一定要达到让人惊叹的地标性结果。”罗杰斯觉得。

而城市在功能定位上的差异,使得建筑在样式呈现、与周边生态群落的搭配上也是有差异的。

独立策展人唐克扬曾有这样的表述,从建筑学视角出发的城市设计,最主要一个假设就是形态在对商业定位上起的能动作用,这构成了不同的设计态度;而不同的时空和经济体系里,商业所承受的样态也是不一样的,这构成了不同的设计出发点。如图拉真市场,里坊体制(长安)的市场,欧洲现代城市的中央市场三者悬殊的差异。

寻找自己的文化基因

苗家的吊脚楼,徽派的马头墙、小青瓦,侗族的风雨桥,客家的土楼,上海的石库门,北京的四合院……

这些身份区别的样式在雨后春笋般崛起的城市现代建筑中难觅踪迹,而今的中国城市千城一面,香港建筑大师潘祖尧就曾批评,“非洋不取、千城一面、高大全。”他还指出,在中国城市“赶跑”过程中,还存在不断破坏近现代建筑,却又不断复制假古董的风潮。

缺水的西安再造“八水绕长安”,湖南再造“凤凰古城”,河南开封重造“北宋汴京”……

政府主导下,古城复建在文化复兴这张牌下风起云涌,或充实着房地产商的腰包,或光鲜着官员的政绩。

“中国的建筑师应该具有独立的思考精神和创造精神,并且赢得城市的信任,这样中国的建筑才会有改观。”潘祖尧的建言固然诚恳,但政府主导下,这样的追求显得并不会太容易。

中国城市建筑丢了“中国味”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2011年1月至11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共计26万亿元,其中建筑安装工程总投资17万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近三成。而中国的城市化率目前已达到47%,在过去的30年里增加了30个百分点,增速位居世界之首。

另悉,目前我国的600多座城市中,有100多座提出建设国际大都市、国内大都市,其中有不少城市提出要建设中央商务区,有10多个城市瞄准建设国际或地区性金融中心。

在1月4日由中国建筑学会举办的“发展和繁荣中国建筑文化” 座谈会上,一些专家纷纷指出,一些地方在城市建设过程中,舍弃了地域特色,忽视了建筑文化,使得城市建筑大量雷同,粗糙仿制,文化缺失,“千城一面,万栋同根”。

城市建筑被指“拾人牙慧”

“如今很多国内的建筑师总是盯着外国大师,城市设计趋同,拾人牙慧,东施效颦,到处山寨。” 中国工程院院士张锦秋在“发展和繁荣中国建筑文化” 座谈会上对记者如是表示,“过去是刮‘欧陆’风,都设计得像欧洲,如今是刮‘迪拜风’,到处都盖迪拜式的高楼。”

现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委员会副主任叶如棠则把这种现象概括为“四远四近”:与自然越来越远,与官场越来越近;与生活越来越远,与逐利越来越近;与文化越来越远,与浮华越来越近;与传统越来越远,与西化越来越近。

中国建筑与欧洲建筑,伊斯兰建筑并称为世界三大建筑体系,而相对于另外两大体系,中国建筑体系历史更加悠久,体系更加完整,并且更加注重自然和生活,例如四合院的邻里交往空间就远比西方式的单元楼要大很多。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也曾涌现出一大批融合本土和现代特色的新建筑,“从上世纪50年代修建的人民大会堂,到20世纪末的香山饭店,都继承了中国传统建筑文化,融汇了西方现代建筑的新技术新观念。1999年世界建筑师大会曾在人民大会堂举办,当时各国建筑师都非常赞叹它。” 叶如棠如是表示。

中青报:“千城一面”是对中国文明的糟蹋

中国城市的“千城一面”向来受到诟病,近日,在南开大学主办的一场有关城市形象的论坛上,就有学者炮轰全国许多城市在追求“国际化大都市”形象的过程中,“呆板的、毫无生气的、火柴盒般的水泥森林”涌现出来,成为受人推崇的“地标”,200个城市如同一母同胞。

不过,如果把“千城一面”现象的出现仅仅归咎于在城市改造中,开发商和地方行政长官在巨大的物质利益驱动下形成的“合谋”,则有些太简单。的确,在城市发展中,城市决策者基于政绩需要,一味追求“城市规模经济”,忽视“城市生存空间品质”,打造张扬性的城市排场“规模”与“表象”,是制造中国城市“千城一面”的重要因素。但是,有一个背景不能不提,这就是工业化,尤其是全球化对中国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的冲击与影响。全球化不仅带来了经济的一体化,也使得城市发展理念、设计思想乃至建筑手段与材料都国际化了,一方面导致中国成了全球建筑师的试验场,另一方面造成“城市流行病”与“跟风热”的泛滥。

国际著名建筑设计师、央视新大楼的设计者库哈斯,在一次国际建筑设计学术研讨会上,曾这样调侃他的中国同行:“中国建筑师的数量是美国建筑师的十分之一,在五分之一的时间内设计了五倍数量的建筑。这就是说,中国建筑师效率是美国同行的2500倍。”比如上海,在过去十几年中新建的摩天大楼,比整个美国西海岸全部摩天大楼的总和还要多。而这些建筑的设计理念和设计方案,大都直接取材于西方发达国家“高楼、高密度、大广场”的模式,缺乏城市的个性特征。事实上,“呆板的、毫无生气的、火柴盒般的水泥森林”本身,就是工业化在建筑方面的一大特征。

工业化和全球化对中国城市的影响,首先表现在工业化是城市化的催化剂。现代城市理念在“工业革命”时代萌生,城市开发模式在“工业文明”四大原则——标准化、专业化、同步化、集中化——基础上渐变形成,城市规模随工业区扩大而急速膨胀。目前,我国已处在重工业化时代,城市化的稀缺会反过来拖工业化的后腿。因此,当第一、二产业的结构比例发生深刻变化时,各地自然走向了一条“造城运动”的不归路。

工业文明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工业化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和文化价值取向及其巨大的诱惑力、影响力,打破了地域文化个性赖以生存的空间界限和文化界限,信息技术的发展又进一步助长了这种趋势。在建筑领域,长期以来,以西方建筑话语为主的建筑文化一统天下,全球化更是把西方的价值观带到城市规划和设计中,由此形成了城市空间和形态的趋同。我们看到,无论是北京、上海、大连杭州,还是香港、台北、曼谷、汉城,或是纽约、巴黎、伦敦、多伦多,许多城市都失去了个性,彼此十分相似。可以说,全球化话语的影响,淡化了中国建筑和东方文化的主体意识,对全球文化的认同和对当代消费模式的共同追求,使传统城市特色日渐消亡。

另一方面,全球化也使得建筑市场日益国际化,越来越多的大规模建设项目,由远离项目所在环境和背景的建筑师来设计。建筑师对城市文脉的缺乏理解,以及开发商对利润的追求,导致了一种在一张白纸上规划城市、改造城市的自由。比如,相当多的境外建筑师在处理中国的旧城改造问题时,往往将城市看作一张白纸,把中国当作实现其建筑理想的试验场,在上面随心所欲地勾画蓝图。而本国的建筑师,要么服膺于西方理念,亦步亦趋;要么为了订单,迎合领导和开发商的意图。没有思想和个性的城市犹如没有灵魂的人。对于具有几千年城市史的中国来说,如果城市失去特色,将历史文化的底蕴破坏殆尽,“千城一面”,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么,不仅是中国建筑和中国城市的悲哀,也是对中国文明的糟蹋。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