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军徽博客

祝福战友们“八·一”建军节开心快乐!感谢您的支持!

 
 
 

日志

 
 

张俊以:赵本山到底被谁赶出春晚?  

2012-03-05 20:46:22|  分类: 明星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俊以:赵本山到底被谁赶出春晚? - 军徽博客36级 - 军徽欢迎您!

 

赵本山究竟被谁赶出春晚?是别人还是他自己?

  

  节目在最后一刻,还是没有赵本山想要的那种出彩效果,当时大厅里上百双眼睛都盯着他,最后赵本山突然说:那就不上吧,实在改不动了。

  

  赵本山特别不愿意演员在上春晚舞台前把剧本琢磨透了,一透就假,就不符合他所要求的生活化。所以,即使腊月二十八联排,他也在改剧本,那时候只能八分熟,等到真上了大年三十的舞台,才正好熟,演员哪怕接不上台词,大家也会觉得好。春晚的审查模式,恰恰是破了他这个局。

 

  

最后一刻的录像

 

  


  在北京前门附近的刘老根大舞台,离春晚只剩下一周时间,1月15日我第一次见到赵本山的时候,他的小品还没有最后确定以何种形式上春晚,不仅是剧本得按照他的要求一改再改,演员也在调换中,这让所有人都焦虑,赵本山自己也不例外。

 

  别的节目都已经参加联排若干遍了,按照导演组的安排,即使不上联排,录像也得赶紧提供给节目组审查。可是机器架好,道具也摆上了台,赵公司的几百名员工黑压压地坐好充当观众,赵本山还躲在自己小院里排小品,说是现在亮相不了,得晚上再录像,所有的安排都打乱了。最失望的,肯定是约了他三四天,自从他到北京以来一直跟了他三天的春晚剧组。 有人据此推断赵本山大牌,可是他身边的人都知道,还真不是他大牌,是他对春晚过于看重,没有十成把握,他就不愿意让节目亮出来。

 

  按照以往的规矩,赵本山都是到了第六次、第七次联排才上春晚舞台,以往的晚会,都会大举宣扬赵本山的小品,甚至把宝就压在他身上。可是这一次导演组有严格规定,就是必须交了录像或剧本才能进入流程,谁都不能例外。汤昊解释,并不是故意去刁难这些名演员,而是要确保节目有质量。

 

  导演组与赵本山的沟通并不顺畅,一开始汤昊他们想按照流程来,可是那边迟迟没有剧本或者录像,汤昊的做法是通知赵本山剧组的流程,不断告诉他们这边到了哪一步。沟通非常有礼貌:赵本山身体不好,不能早到剧组,汤昊就会说,只要赵本山能上台站一会儿就成,因为舞台审查这关必须得过,他要是上不了台,他们就只让他上台坐一会儿,站一会儿都行。对方又说赵本山都是最后两审上台的,汤昊就说:“还是早点好,否则大家都不放心。要让领导们审过后大家才放心,我们放心赵老师就放心,赵老师放心,那么整个团队不就都放心了!”

 

  因为不知道剧组的要求,赵本山一开始想推王小利,准备了一个救孕妇,又害怕被讹诈的小品,他自己给王小利配演。可是汤昊他们看了之后,觉得情节比较俗套,而且王小利的表演远达不到赵本山那样收放自如的状态,所以节目给毙了。这对于赵本山来说是个大意外,以往他的想法很少被春晚剧组否定。

 

  赵本山的助理刘辉解释,是剧本不太好,尤其是剧本到了最后关头被别的作者改动的结果。不过,赵本山这四年的小品作者尹琦分析得更清楚:尽管王小利和小沈阳都是最好的二人转演员,可是那个舞台不是春晚的舞台,在那个舞台下,全是你一上场就会狂笑的观众,而春晚的观众反而带着审视的目光去看,不因为你自己投入演出观众就会赞许。

 

  相比之下,赵本山的表演是生活化的,他对徒弟们,包括编剧最常用的批评词语,也是最厉害的批评词语,就是“大了”、“太大”。这话一出,大家全体就都紧张了,知道表演得过火。那个被枪毙的小品就带有这种特征,尤其是王小利演的时候,观众很容易被带入,假戏真做了,就乐不起来了。整个团队中,只有赵本山特别明白徒弟的问题所在,所以春晚剧组提出那小品有问题的时候,赵本山立刻同意要改,后来索性就不上了,准备另起炉灶把自己做主角的这个小品磨好。

 

  层层叠叠的保安们把整个刘老根会所看得很严实,这些年他的排场确实使人诟病,可是真的见到了他,却是切实感受他的焦虑。头发花白的赵本山不过50多岁,站在自己的地盘里,周围都是精心栽植的花草,他的目光却很茫然,他的状态放松不下来。

 

  “他离不开春晚,春晚带给他的荣誉,纯粹是那种一个演员被全国人民拥戴着的荣誉感觉,这是任何地方台,或者电视剧表演都不能带给他的。”尹琦解释。所以,可想而知他今年放弃春晚是多么大的心理压力。“一到北京就改节目,他改的方式是通过排练来改造,结果每次改都十几个人乌烟瘴气地挤在他身边。他刚到北京还能不吸氧,没几天就得天天吸,最后看见他脸色那么糟糕地在排练大厅里,我们都很紧张。”赵本山的助手刘辉告诉我,赵本山刚到北京的时候还能控制不吸氧,可是一动脑筋,包括一连上了辽宁台、湖南台、公安部和辽宁省公安厅四台春晚后,他的身体实在吃不消了,只能天天吸氧。

 

  

腊月二十八还在改稿

 


  

  看了尹琦为春晚节目所写的第26稿,吃了一惊:每个字,每段话都划掉重写了,这是赵本山的手笔,他从第一稿开始就这样,以至于尹琦知道自己这一遍两遍全是无用功,可是非做不可,不是形式,他觉得不断修改是一个不断靠近赵本山的过程。他经常半夜3点给我打电话,说得怎么改一改,第二天中午12点来敲门,问我改得怎么样了。按道理说,我可以说没改完,可是我每次都改了,结果他给我一评价,勤快。”

 

  这种勤快是高度的脑力劳动。从一开始为赵本山创作小品,尹琦就领教了赵的语言的厉害,比如最早的《不差钱》里面,他的原台词比较长,什么“关键是这个有没有”之类,被赵本山改成了“可以有”,效果好了很多。“他的台词,很生动,也很轰轰烈烈,但是非常生活,就像东北人唠嗑,不讲究那么多噱头,可是好笑得不得了。”

 

  为赵本山写本子,和给一般人完全不一样。别人讲包袱,讲噱头,在赵本山这里,越是包袱越要去掉,因为不生活化。他要的是最普通的话讲出来也能让所有人大笑,因为这话放在一定情境之中了。这就是小品演员的能力,不是话剧的,也不是二人转的。同时,不能要任何网络语言。尹琦和赵本山看得非常明白,春晚有大量的农村观众,这些观众里不上网的对网络语言没兴趣,上网的也对网络流行的语言没兴趣,所以,他们的小品中特别注意不用网络语言。

 

  要求都在那里,可是写起来还是很难。“其实我理解,赵老师就是得让我把自己脑子里的东西都倒空,他再帮我梳理,一点点理出来,要不怎么会要30遍稿呢?”

 

  赵本山不看剧本,往往是先听词,听完了一句句琢磨,他的配演们也得不断和他琢磨,改剧本是必修课,而且都改得痛苦不堪。因为这个原因,这两年除了赵本山自己体系的演员外,和他配演的演员们也都畏难而不来了。这次春晚剧组本来推荐了几名知名的明星和他合作,最后都没成功,一大原因就是他琢磨得太狠了,前面的功课基本白费。据说,宋丹丹拒绝和他合作的一大原因,也是因为剧本改得太厉害了。尹琦觉得很崩溃的是,从第一稿开始到30多稿,最后没一句词是自己写的了,可是又模模糊糊都出现过在某句之中。

 

  为什么不让演员熟透本子?尹琦解释,这就是赵本山一贯的想法。他特别不愿意演员在上春晚舞台前把剧本琢磨透了,一透就假,就不符合他所要求的生活化。所以,即使是腊月二十八的那日联排,他也在修改剧本,那时候只能八分熟,等到真上了大年三十的舞台,那时候正好熟,演员哪怕接不上台词,大家也会觉得好。因为有了赵本山坐镇,充满了东北民间唠嗑的趣味,一句比一句哏。赵本山一定在里面加上全新的台词和动作。春晚的审查方式,实际是在破赵本山要追求的这个“正好熟”的局。尹琦说,他是真对小品和各类节目无感的人,自己是从事这个工作,可是赵本山一演,他还是觉得好笑,因为赵本山有表演的天赋。

 

  
  
离开了春晚舞台

  

  


  准备上春晚的这个小品缘起于一件真事。无锡一张雪景照片里有一对男女亲密地走在一起,结果被“人肉搜索”出来不是夫妻,不过这是原材料。一次吃饭的时候,赵本山灵机一动说这可以改成好小品,有误会,情景在一开始就定调了,后面只是解扣的问题,因为人人都知道误会在哪里,不存在真相大白的一幕,观众只期待看怎么解扣。这次演出最后确定使用了在辽宁台上过几次春晚的宋小宝,结果剧本在很多地方还得跟着宋小宝的感觉去走,赵本山对推自己的徒弟始终不遗余力。

 

  可是在参加春晚联排的时候,观众对宋小宝并不满意,根本不像辽宁台那么火。宋小宝的一举一动,在辽宁台预演时候,大家都会狂笑,可是在北京联排的时候,下面观众没什么反应。“赵本山是那类演员,下面的观众越高兴,他在台上的表演就越出彩,观众动静不大,他就会觉得没意思。”于是,1月16日联排下来,这个节目决定拿掉,赵本山自己觉得改不好了。他一边吸氧一边告诉大家说,他觉得这次太累,脑子动不过来。于是在离开春晚还不到一周的时间,把给辽宁台准备的春晚节目《相亲(二)》拿来,主演还是他和宋小宝。自从宋丹丹与赵本山的合作终止后,赵本山一直没找到最佳搭档。宋小宝是他喜欢的徒弟之一,他一直想把宋小宝培养成能和自己稳定合作的搭档。为了让宋熟悉北京舞台,此前一个月,他就把他调往了北京的刘老根大舞台。可是,1月18日晚上,节目在最后一刻,还是没有赵本山想要的那种出彩效果。

 

  当时大厅里上百双眼睛都盯着他。尹琦说,他都不敢看本山大叔那糟糕的脸色。最后赵本山突然说:那就不上吧,实在改不动了。赵本山就是这种脾气,拿出来的东西,一定是他觉得好的,他最看重的就是中央台的春晚。在场所有人都在劝说赵本山再改改的时候,尹琦说,他自己突然很放松:都上了这么多年了,偶尔休息一年也没什么不好。他觉得赵本山大概也是这么想的。   ”    (摘自《三联生活周刊》、《大周末》等报刊   《大周末》主编:张俊以)

 

《父  亲》
 


作者:张俊以
 


——张俊以献给赵本山伟大慈祥的父亲!
 

 
我总是一不小心就走进你的左顾右盼
以为睡着的爸爸又睁开双眼
我总是不知不觉替你想起
咱家的柴米油盐
就象每次回家
我都听见你轻轻敲打咱家的门环
 


留下您的女儿
让我们守着这悲伤的大山
 


我们呼唤大山
大山也马上回答
我们呼唤爸爸
可爸爸你为什么不再回答
 


失去以后
我们总是才开始寻找
 


离别以后
我们总是才想起回头
 


爸爸熟睡以后
夜空等来一颗又一颗崭新的忧伤
我们在烟雨蒙蒙中
把爸爸抬上了山坡
 


零乱的雨水那么密集
遮住了我和妈妈满眼的泪水
 


如果爸爸被我们的哭声吵醒了
爸爸也不会发现我们哭泣的样子
无穷无尽的泪水
让我们把一生的相思都哭干吧
 


从远方来的火车
一片一片又去了远方
就象我们两行无法倒流的泪水和时光
 


爸爸让我们伤心欲绝的爸爸
您睡吧!
让我们为您苍茫中留一盏等待的渔火
等着太阳把她染成一张张笑脸
让您永远都不会知道
我们曾经为您哭过

  评论这张
 
阅读(39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